您现在的位置: 高考信息资源网 >> 信息快递 >> 教育新闻 >> 正文

倾我一生,来把你忘记,无意迩殇

 2012-4-3 21:54:41  点击: 来源:admin


那还是五十年代的事儿。 她还在圣约翰大学上海分校上大学。这可是个贵族大学,在此就读的都是些显贵的在社会上有头有脸人家的子弟。她也不例外,爸爸是政协委员,还是全国作家协会的主席呢。要追踪起来呢,她也算是一个四分之一的混血儿了。曾祖父母是印第安人,清朝后期到中国来投资做生意,几经周折,也算成了一个发达的人家,拥有了几家皮毛店,户下也有良田千亩,还有几处房产。他们本来有一个儿子和两女儿,儿子自幼多病,福缘太浅,在十岁时就夭折了。一个女儿脾气太倔,在十五岁时爱上一个穷小子,父母不同意他们的结合,她就跟着他私奔了,从此杳无音讯。最后老两口就只剩下了一个女儿-也就是她的祖母继承他们庞大的基业。她祖母长到十七岁时嫁给了一个钱庄的少掌柜-这可是是个地道的中国少爷,两个家庭也算是强强结合,从此名贯四方。他们生下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可这阔老爷却乃风流之辈(这也难怪,钱多压得慌),整日在外花天酒地,在女儿八九岁的时候也就撒手人寰了,只留下些孤儿寡母和一份硕大的遗产。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向淳厚老实的祖母却突然精明能干起来,在老头子死去不久,便托管家变卖所有的皮毛店和数百亩土地另加几处房产(家里人又不多,一个大房子足够了),揽回了一笔巨款,从此也就靠收地租赚点儿外快,日子也过得平静而丰裕。儿子长大了,就急忙娶了个媳妇,也没啥本事,整日靠吃老本过活,祖母也没太大怨气,自己老了也得靠他养活,再说家里的钱也足够花两辈子了。这女儿一转眼就十七八岁了,长成了一朵花,这也就是后来她的母亲。都说白种人和亚洲人结婚生下的混血儿会出落得异常漂亮,这一点在祖母身上显然是不试用的,即使是把她年轻时的照片全搬出来,细细观赏,也不能看出任何一点儿有非同寻常姿色的地方。可是这条‘经验之历’却在她母亲身上被验证地淋漓尽致,无论从肤色、脸型、五官还是身段上,都可称得上是绝对完美了。这样一个美人毫无疑问是众位但凡有点儿感情的男同志的梦中情人。可她母亲是个十分有原则的人:只会和自己真正爱上的人在一起,可不能亏了这一生!最后,在一次舞会上,邂逅了当时一个鼎鼎有名的大学者的儿子~她的父亲,两人一见钟情,终成眷属。两人关系很亲密,喜得一女一儿。这已是五十年代了,轰轰烈烈的阶级斗争已经展开,批斗阶级敌人的呼声震天价响。像他们这样的家庭成份,追溯起来,地主、资本家、思想浮华、做派奢侈…应有尽有,真是该被批得走投无路!可令人咋舌的是,他们不但没被批斗,反而他父亲还当上了政协委员,甚至还做起了作家协会的主席!家里也还是住着洋楼,生活更是十分富裕。准是上辈子积的德!其实要往深处想想,这也不是一点儿道理也没有,他父亲以前在文学界也是一位响当当的大人物哩!虽然没法和一路枪风弹雨扛过来的革命战士相比,但算起来也是一名‘统战战士’了!所以这安排还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经过了之前的种种惶恐和忧虑,母亲对父亲现在的身份和别人对父亲的看法非常重视,真是害怕晚上一睡觉醒来后就什么都没了!但是母亲却还是送她去了一个教会性质的圣约翰大学分校上了大学(现在父亲已经挺直腰杆了)。刚进大学没多久,由于她那出众的外表,她就被全校学生公认为“校花”,收到的舞会邀请和求爱信可以摞成一座小山了!她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每天在这样的氛围里愉悦得生活着。可她却没有接受成为任何人的女朋友,可能是因为没遇到喜欢的,也或许是不想失掉被更多男子的追求。可这样的日子没持续太久,在她在校一年后,随着国内反对阶级敌人的呼声日益高涨,她所在那个学校也就被查封了,她不得不退学在家。不过这日子也不是非常难熬,她经常会同她以前的同学参加各家举行的秘密舞会,尽情狂欢一番。也就是在一个舞会上,她遇到了广凡。从此,广凡三天两次便去她家问候一番,给她父母带些礼物,陪她弟弟一起欢快的聊天,还每次给为他开门的佣人一笔数目不小的费用。这样,她弟弟和佣人们都欢喜他来。因为听说他爸是个生意人,并且家境殷实,与他们家条件也不相上下,她母亲也就对他还算比较尊重。而他父亲却对他不以为然,对他的文化修养有限却对吃饭穿衣方面情有独钟而深感不屑。她起初对他也没有多少好感,他的屡次都被她给拒绝了,可这人却没有一点儿退缩的迹象,仍旧对她穷追不舍。过了几个月,她也就没有那么得讨厌他了,看到他来了也给他打个招呼,有时甚至还和他聊上一会儿。渐渐地,她发现他这人还是有好处的,他总能给她讲一些穿衣打扮甚至香水牌子方面的经验,还一副很健谈的样子,她就不再讨厌他了,开始接受他的邀请一起去看电影,坐着他开的车一起去兜风……就这样又过了好几个月,他们感情已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向她求婚,她答应了。她对父母说了她的决定,母亲微微点了一下头,父亲反而‘哼’了一声。这倒没有影响她的决定,其实她决定了的事是任谁都无法改变的。过了些日子,他们也就结了婚。婚后的日子对于她还算是比较顺心的,广凡对她是不用说了,公公婆婆都为能娶到她这模样这家庭的媳妇而无比欣慰,广凡的妹妹也对嫂子崇拜得可以!她在家中就像一个女皇,高贵得被大家宠着。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平淡的流去了,还是在第二年阴历二月的一天,她弟弟的一个同学打电话告诉她市中心有一个初中学校要招收老师,问她要不要报名考试。她欣然接受了,在家也闷得慌呀,出去做点儿事儿兴许会更有点儿意思!起初广凡不是很同意,说道家里钱又充裕,何必去每天上班受那约束?可见她执意要去,也就妥协了,和以往一样,当他们意见不一时,最后总是光凡妥协,并且还挺乐意接受,他对她是不错!于是,第二天她和她弟弟的同学黄光临一起去报名了。这报名的人委实不少!看那一排排长龙般的队伍中,老的年轻的,穿着朴素的精致的各样人等应有尽有……他们也走过去排起了对,焦急得等待着领取表格后填写简历。突然,黄光临喊了一声:“那不是沈晔嘛!”说着就过去跟他搭了几句话。她也抬头看了一下他的背影:高,瘦,却壮!光临很快就又回来了,并对她说了他是沈晔,和他是大学校友,只不过沈晔要早毕业两年,本以为已经被分配工作了,却没想到老师会让他自谋生路!她不住点着头听着,光临对他介绍过后,又随即提出一个建议:以前沈晔学得是历史学,这次考试又要考政治,何不他他来给咱们补补课?!她答应了,光临又很快把沈晔拉了过来,说了一下他们的请求。她抬起头看着他,他的表情是坚定的甚至透露出凶狠,皮肤黝黑,眼睛很大,脸是瘦长型的。她触到了他的眼睛,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一个念头在她脑中升起:他才是她内心里真正要找的那个人!可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理智是绝不允许她那可笑的瞬间之念!他是同意给她和光临补习的,因此第二天便骑着他那辆噪声喧天的超大型摩托车洋洋洒洒地来到了她家,这里的她家也就是她婆家了,这是个两层洋楼,楼前有一片大花园,花园中心矗立着灰黑色假山和喷泉,两旁的茂密花草也都是对称的,是个典型西方造型的建筑。他来得时候,她正在二楼她们的卧室向外伸出的阳台上看书,因此在老远听见那车叫声便看到了他。她下意识连忙走到屋里换了件紫色的套裙(这是她最倾心的颜色了),然后来到一楼客厅等着他,由于平常家里不来什么客人,所以客厅里讲课也算比较安静的了。广凡也跟着坐在她身边,做好和她一起听课的准备,其实他的心思她知道,不过她也不想去拆穿它,毕竟他也是因为爱她。过了稍许他便由佣人陪同着进来了,双方客气得问候过后便进入了正题,看来他基础还是很夯实的,并且口才也是一等一的。听他口若悬河地动情陈史,她动容了,她从内心底忍不住特别欣赏起他来,甚至开始怀疑这样一个才子怎么可能毕业时独自落马。她在这样的疑问中熬过了三个小时,直等他起身告辞,她那纷飞的思绪才终于又归入躯体,看着广凡客气地让茶让水果,她竟感到心底空落落的……一星期的补课历程化为回忆,她们参加了资格考试,就开始焦急地等待那一纸通知书(录取也好,否决也罢,胜似现时焦虑万分!)这一天下午,她正坐在卧室外的阳台上看书,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来人是家里的女佣张妈,一脸真诚地递给她一封信,就下楼去了。她急匆匆打开信封,一张录取同志书竟展现在面前!心里的一块儿大石头终于落地,她长呼出一口气,暗自偷着乐。再细细看通知书时,她想起来给应该给黄光临打个电话问一下他的情况,她拨通了电话,电话那边响起了一声慵懒的‘喂’,她就把想要问的都说了一遍,得到的答案是他的落第,其实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就黄光临这种整天无所事事混学业的人!她理所当然地安慰了他几句,又小心翼翼把话题引到了沈晔身上,黄光临表示不知道沈晔的情况,却把沈的号码叽哩咕噜地说了一通,不过她记住了……她拿起电话,想了一想却又放下了,随即拿着本书看,却又看似那么不经意地一抬头就看见电话,终于她忍不住了,冲上去拨通了那个号码,心突突地跳着,就在从电话那头响起那熟悉的阳刚味十足的声音时突然安定下来,她用平静的语气问他的情况,却得知他没被录取的消息,她怀着复杂与好奇的心情安慰了他,放下电话,开始了漫无边际的想象……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搜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图片

    -网站地图下载地图图片地图 - 版权申明 - 站长信箱 - 网站登陆 -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病毒应急
    处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