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高考信息资源网 >> 信息快递 >> 教育新闻 >> 正文

和爱人一起到郊区河滩里采白蒿

 2012-8-24 8:41:49  点击: 来源:admin


今天是双休日,和爱人一起到郊区河滩里采了不少的白蒿。家乡有一个说法叫:“正月茵陈二月蒿,三月割了当柴烧。” 也有说,“二月茵陈三月蒿,四月割了当柴烧。” 茵陈、茵陈蒿,还有白蒿,都是同一种植物,只是叫法不同。采来拣干净了,清水洗洗泡泡,沥干水、拌上面粉、蒸熟了,加辣椒油和蒜泥凉拌,味道好极了。既是一道新鲜的菜肴,又是上佳的食疗上品。

        但是,真正知道茵陈可以做蒸菜,还是在河南义马,朋友点了凉拌蒸白蒿,价格贵是贵点,吃起来很可口。回来给家人说起来,爱人说咱们这里也有,以后到春天可以去采一些来。就这样,这几年春天采茵陈成了我们的不可少的活动。

        开始,近郊的河滩里就有不少的茵陈。我们和不少其他采茵陈的人都是拿刀子、铲子挖的,差不多是“斩草除根”了。这两年近郊的河滩里挖不到了,我们找到远郊还有。爱人和我商量,咱们改挖为采吧。并且每一棵茵陈要至少留一个苗,不能采完,以便它繁衍生息。意思是保护茵陈野生资源。爱人说天旱也是茵陈少的原因。她说,你看农历二月过一半了,好多茵陈还没发芽呢。

        她的话不禁使我联想到正在大旱的云贵桂川。人类的作恶,在世界各地都在得到报应。乱占耕地,全国都骗国务院。违规违法不经审批占用耕地的不说,把所有批准占耕地建成的项目与实际使用情况核实一下,多数是驴头对着马嘴。以至于中央不得不采用卫星扫描耕地变化情况,以监管欺上瞒下的地方。毁坏森林,却总是以植树造林、退耕还林来掩盖。四川某地为了应付绿化检查,把山头用绿油漆涂了糊弄上级。我刘桂林曾在三个植树节里在同一个树坑里栽过三次树。最后栽活没有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总有一个怀疑,媒体早就宣传的“三北防护林”是不是也都是每年植树节那天才有呢?要不沙尘暴大老远的怎么会一年不少的来做客呢?现在云贵桂川大旱,畜拉人背、军队出动,运水抗旱。这还有水可拉、可运。真的作孽到处处大旱,要跑到大海里去拉水吃,海水淡化就是全球最红火的、最赚钱的行当了。

       老一辈曾经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说是现在人吃的粮食都是狗的。“很多年以前,麦穗、稻穗长得象扫帚那么大,人类吃喝不完,就非常浪费。老天爷知道了很生气,下令天神把粮食全都收回天庭,把人类饿死。这时狗跑来对天神说,人作孽,畜没作孽,给我们留些吃的吧,哪怕庄稼穗小一点也行。天神听了觉得有道理,说留多大的呢?狗说就像我的尾巴那么大吧。猫跑过来说就像我的尾巴那么大吧。天神说行,就像猫尾巴那么大。狗气得追咬猫去了,人类就占去了畜粮。

        真的有一天老天爷把所有的粮食都收回天庭了,人类的末日就到了。呵呵,我觉得这个不会的哦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文章搜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图片

    -网站地图下载地图图片地图 - 版权申明 - 站长信箱 - 网站登陆 -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病毒应急
    处理中心